环彩彩票
  • 服務大廳
  • 輕工教育在線
  • VPN登錄
  • 郵箱登錄
  • English
導航關閉
其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輕聲輕語

若你喜歡,它就很美——來自一枚大二老臘肉的吐(biao)槽(bai)

发布时间 2018-09-20 17:09:08

“2002年的第一場雪比以往時候來的更晚一些。”刀郎的這句歌詞不僅唱紅了他本人更是將2002年賦予了一份特殊的含義。那年我3歲,怎麽也不會想到16年的今天會因爲別人的一句話而有萬千思緒,短篇小論的抒發一下我與廣輕難分難舍、相愛相殺的情感。

前幾天無意中在朋友圈看到這樣一個狀態“十六年前的床你也讓我睡,我分分鍾摔死給你看!!!”三個感歎號映入我的眼簾,也打在了我的心底。作爲大二的老臘肉首先想要問候一聲:“床啊,你被睡了16年,可還好?”同時,也想奉勸新來的小朋友:“16歲的床你也要杠,那你讀的廣輕已經85歲了,是打算直接手撕嗎?”殊不知,你們報到那天台風破壞了一切,但廣輕依舊沒有停水停電,wifi滿格。我就是躺在這16年的床上刷著手機聽著風聲等著老師送飯進宿舍。

作爲大二的油條學姐,十分感謝這條朋友圈,正因爲它的出現才讓我真正感悟到原來我對廣輕的愛變得如此熱烈和迫切。熱烈到當我看到這則狀態時,心裏會難過。迫切到當我看到這則狀態時,很想告訴新來的小朋友先別說狠話,因爲你今後定會愛上它。

學姐我以前也是一匹脫缰的野馬,看到不爽的地方只想著憤世嫉俗一把,仗劍走天涯。毫不誇張的說大一時的我吐槽起學校那真是吐的掉渣渣。但現在我卻只想憑借自己微小的力量來維護廣輕。

往回翻起自己來到廣輕時寫的日記,裏面簡直我不吐不快的吐槽寶地。剛入學,從宿舍到教學樓,是15分鍾大汗淋漓的過程;一上課,老師叫我們上台拿著麥克風發表自己的看法,從座位到講台,是挪不開步的驚慌;一到飯點,飯堂就擠滿了人,從我到食堂阿姨,是內心os的距離;一回宿舍,就要徒步上九樓,在淩晨兩點的夜裏因爲悶熱不得不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廣輕真是一個神奇而又溫柔的地方,它將我一點點不動聲色地改變,卻又不費任何氣力。你說我該不該愛它?它將我從一個在講台上憋紅著臉發表演講的小女生,培養成一個慷慨激昂地發表觀點的“女漢”;將我從一個背個包走到教學樓都喘氣的小女生,鍛煉成一個扛著“鼎湖山泉水”一路直迎二樓的“女漢”;將我從一個耐不住性子排隊等飯的小女生,狠狠地磨成了心定氣閑、沈得住氣的“女漢”。

回看在廣輕的這一年時光,我看着圖書館里微微低头看书的自己,渴望有一天手里捧着的是自己写的书;我望着在操场上热情呐喊的校园啦啦队,愿意把学校的运动会都参与一遍;我瞧见部门里毫无顾忌开怀大笑的小伙伴,庆幸自己遇见的是“可愛”的人。也許廣輕並沒有所想的那麽好,但是它就一直陪在我身邊,帶給我從未享受過的一切,一點點向我靠近、我改變,甚至成爲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這一部分恰恰是我想用一生去牢記的美好

短短一年的時光,我確信我愛上了广轻。它就像自家的孩子,纵有千万般不好,我却还是想將它捧在手心好好呵护,看不得它受半点欺负。我相信新来的你也会慢慢爱上它,因为你会发现,这个世间有时候蛮横不讲道理,但广轻会给你所有的温柔,帮你抵挡住所有的恶意。(李巧燕)